查看完整版本: [-- 河阳朱氏的千年诗话 --]

:::华人百家姓论坛::: -> ::朱姓:: -> 河阳朱氏的千年诗话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dazhonghua 2010-09-12 08:04

河阳朱氏的千年诗话

义阳朱氏[1]聚居的千年历史文化古村——河阳,位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缙云县仙都境内,是浙江省省级历史文化保护区和丽水市文化名村。村庄的一溪两坑之水系、一街五巷村庄布局为元代设计、建设。十多座宗祠、百余栋千余间古宅,多建于明清。宋代“福昌寺”,元代“八士门”及明太祖御赐的石“稀罕”和古朴的拱桥、壁画、匾额、雕刻、家具、农具,以及堪称民间艺术一绝的河阳窗花剪纸、农民义军遗迹、优雅的民俗活动等等,无不展示着它那悠久、浓郁的历史文化底蕴。
 
河阳朱氏始祖朱清源[2]携弟清渊于公元933年卜居河阳后,耕读传家,至清中叶又步入商界,历史的长河把河阳朱氏家族打造成了既是书香仕宦、又是巨富望族的显赫门第,更有诗魂悠悠,千余年来从未间断。当前可查到的诗集有:宋元时期的《义阳诗派》(朱鹤斋集)八卷,元末明初的《菊巢诗钞》(朱坦著),明代的《素履文集》十卷(朱维嘉著)、《义阳诗派续编》(朱琴隐集),清代的《梅岩诗稿》(朱辉著)、《憇云斋集》(朱彰著)、《藜窗诗集》(朱坤崇著)、《遁夫诗草(上下)》(朱小唐著),现代《朱兆雄诗集》等十种数十卷。据不完全统计,当前仍存诗词近千首之多。
 

宋元时期,河阳朱氏恪守“耕读家风”,致力教书育人与登科入仕的相互结合和相互促进,大大提高了氏族子孙的文化底蕴,从而不仅相继高中了八位进士[3],而且开创了河阳朱氏家族的鼎盛诗风。河阳朱氏在这一时期的诗作思想深邃、题材广泛,体裁上则五言、七言、古风皆备,形成当时名噪全国的义阳诗派。后在元皇庆二年(1313),由河阳迁往青田海西的16世孙朱鹤斋[4]收集了义阳朱氏二十四人[5]的诗作,编成了《义阳诗派》(八卷),刊行于世。《义阳诗派》一书的二十四位作者中,属河阳村的就有12世孙朱绂、朱绶、朱晞,14世孙朱藻,16世孙朱孝忞,17世孙朱火阜,18世孙朱埴(另有《拙斋集》诗集)、朱填,19世孙朱鼎、朱维嘉等10人。据《义阳朱氏宗谱》统计,河阳朱氏第12世至19世,共计男丁只有70人,而出了闻名全国的义阳诗派代表性诗人10位,其强盛的吟咏之风于此足已可窥一斑。特别值得骄傲的是其余14位诗人也俱为河阳迁居青田海西和缙云新建、凝碧的朱清源始祖之后裔。从这个意义上说,《义阳诗派》的24位作者,全部都是河阳朱氏后裔。清《缙云县志·艺文志》[5]中录有叶霆[6]“义阳诗派序”一篇,并说明当时存世的还有《义阳诗派·朱仁翁[7]编》,可惜《义阳诗派》全书至今已都无存。手头可查到的只有义阳诗派的重要人物、宋绍兴三十年,(1160)进士、官终焕章阁侍制的朱藻[8]留下“采桑子”词[9]和“七律·鼎湖”诗[10]各一首。且录于下:
采桑子
障泥油壁人归后,满院花阴。楼影沉沉。中有伤春一片心。
问穿绿树寻梅子,斜日笼明。团扇风轻。一径杨花不避人。
 
障泥油壁:障泥即马鞯,是垫在马鞍下,垂在马背两旁障蔽泥土的锦鞯;油壁即油壁车,一种车壁、车帷用油涂饰的华贵马车。这里用以部分代整体的修辞手段,障泥指马匹,油壁指马车。
鼎  湖
孤峰独立耸巑岏,辙迹苔封晕未干。
秀拔山川清气上,直冲星斗夜光寒。
东南拟作擎天柱,今古堪称压地盘。
上有鼎湖风雨隔,宝莲吹下碧云端。
巑岏音cuán wán。山高锐峻大貌。
宋元时期,河阳朱氏一个小小的家族能够形成一个影响全国的诗派,实在是一件极为罕见,也极了不起的事情。
元代中叶后,河阳朱氏家族曾一度衰落。元末明初,17世孙朱竹友[11]竭力倡导尊师重教,有效地推动了河阳朱氏家族的重新崛起。朱竹友的第三子朱填[12]于元至正三年(1343)高中进士。其孙朱维嘉[13]也因学识渊博,而在明洪武间由卢龙县令晋升为国子监丞,成为明初赫赫名儒。朱维嘉著有《素履文集》十卷,惜已不传世。此外,元末明初的18世孙朱垣(字国光,号菊巢)工吟咏,著有《菊巢诗钞》诗集,今也已无传世。明正统十三年(1448)至景泰元年(1450),陈鉴湖、陶得义[14]等人,率领起义矿工先后三至河阳烧杀抢掠,致使人丁大量逃亡。待至兵祸平息,又为庄产纠葛连年诉讼,及至官司胜诉,整个氏族已元气耗尽,整个村庄破败不堪,野草丛生。直至明正德、嘉靖年间,村民们还是日头未落即收工回家,夜闻锣鼓之声就大惊失色,心中余悸久久不能平息。至明末,河阳朱氏家族仍丁少财乏,非常衰落。但即使在这一时期,河阳朱氏子孙吟咏之风仍不间断,迁居青田海西的20世孙朱琴隐[15]还在此间收集义阳朱氏子孙诗作,编辑出版了《义阳诗派续编》。
清朝初期,河阳朱氏28世孙朱元夏[16]积极延师教子,同时力劝比邻附学,并供给他们伙食费用,促使乡闾读书之风盛行。元夏公的七个儿子就有六个中过不同档次的功名。到清朝乾隆、嘉庆、道光时期,国内政局相对稳定,西方资本主义经济开始进入中国,国内资本主义经济也开始萌芽,以朱翰臣[17]等为代表的河阳朱氏子孙纷纷走上经商办厂的道路,使整个氏族很快成为缙云首富,为再次鼎盛文风奠定了坚实的经济基础。这一时期及至清末,30世孙朱红及其子朱辉、朱彰[18],32世孙朱观光、34世孙朱坤崇等等一批朱氏子孙喜好吟咏,写了很多诗词,特别是朱辉、朱彰和朱坤崇还分别着有《梅岩诗稿》、《憇云斋集》和《藜窗诗集》,但全本可能已无存世。今可查到的只有朱辉、朱彰部分遗诗。主要有:
一是光绪三年(1877)《处州府志·艺文志·诗篇》中录有朱彰《过故福昌寺[19]有感》、《游正等寺》[20]诗两首。道光《缙云文征》、道光二十九年(1849)、光绪二年(1876)的《缙云县志》在“禋(禋:音因,泛指祭祀)祀·寺观”的两佛寺名称下也分别录此两诗。诗为:
过故福昌寺有感
寂寞前朝寺已荒,重录旧迹感沧桑。
空怜宝殿埋秋草,无复山僧礼梵王。
一片蛙声留暮鼓,数间禅院剩颓墙。
斜阳渐落林梢去,漠漠平芜听叱羊。
游 正 等 寺
熏风扶我过篱东,数里桑麻处处同。
松竹林高钟声动,隔园知是梵王宫。
(下四句《府志》无,《县志》录)
半日偷闲意趣长,满帘花雨沁诗肠。
云阴忽被风吹散,回首林梢挂夕阳。
二是清道光《缙云文征》录有朱辉七律“独峰书院”一首,五言“翠云洞八景之二(两首)”和“鼎湖峰”诗三首。诗为:
独峰书院怀古
独峰东面问津行,荒径空留学舍名。
宋代直今双弟子,仙都终古一先生。
危岑影寂苍烟冷,曲渚声寒落照横。
安得数椽依旧址,啸歌偃仰枕松棚。
《缙云清诗遗集》中诗名为“独峰书院怀古”;第二句为“学舍成虚号未更。”,我以为比“荒径空留学舍名”更为妥贴;第七句为“安得数椽新旧址”,这里“新”应比“依”更为妥贴。
翠云洞八景之二
三泉石溜
不信无源水,柔能石里穿。
千层梯九岭,一气喷三泉。
星汉新祠宇,笙箫古洞天。
坐襟应尽涤,如蹑泰又巅。
 
岩下炊烟
山村浮罨画,樵爨旁岩边。
溪谷数家境,晨昏万古烟。
云痕环石窟,岚气杂林巅。
尘梦黄梁熟,输他果腹眠。
1、罨:yǎn(眼)。①捕鱼或捕鸟的网;②覆盖。
2、爨:cuàn(窜)。①烧火煮饭;②灶。
3、溪:xī(吸)。①同“溪”;②溪壑,指两山之间的大沟、山谷。
 
鼎湖峰
擎天一柱耸仙都,轩后飞升信不诬。
白昼风雷生药鼎,黄昏星月浴神湖。
千层影散金莲落,百仞痕镵玉简孤。
便欲青云千直上,振衣可有太冲无。
镵:chán(婵)。①古代铁制的一种刨土工具;②(书)刺。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早些年在东方镇靖岳一村的麻章秋[21]家中发现有一本毛笔手写祖遗古诗集(现已编注刊行,名为《缙云清诗遗集》),其中分别录有朱红诗1首、朱辉诗3首(其中《独峰书院怀古》已收入清道光、光绪《缙云县志》)、朱彰诗63首,为《梅岩诗稿》、《憩云斋集》的失传起到了一定的弥补作用。
公元1862年,太平军败军惨劫河阳,兵祸加瘟疫,全村一年中就死去345人,对河阳朱氏家族的发展形成了沉重的打击。时光流逝到清末,河阳朱光、朱渭川都好吟咏,特别是多产诗人朱小唐[22],他著有《遁夫诗草》上下两卷计诗591首。先是《遁夫诗草》在河阳、在缙云也已失传,幸有诗集赠丽水某君,几经劫难后转藏于丽水县(今莲都区)文化馆,偶然被河阳朱氏裔孙某某发现,屡经交涉,复印诗集一部,现存村党支部书记朱河洲处,原稿仍留莲都。因全书还有存世,此处就不选诗介绍,期待朱氏裔孙重新刊行于世。
民国的存在只有38年时间、而且连年战乱。但就在这一时期,河阳朱氏的诗人也没有沉默。朱书、朱景谦、朱松龄、朱纯[23],乃至女士朱菊[24]等人,汇成一股徐徐的吟咏之风,部分诗作已被收入《缙云文征续编》。
新中国成立以来,河阳朱氏吟咏之风仍然悠悠不断。最突出的就是38世孙朱兆雄[25]。他虽文化程度不高,但通韵律、好吟咏,据不完全统计,现存诗稿还有135首。特别难能可贵的是,他自35岁起就恶病缠身,16年之间住院做大手术5次,但仍笔耕不止。尤其是他的诗作豁达乐观,爱国、爱家乡情思很浓。人称河阳通的河阳朱益清先生曾赋诗赞其曰“悟性天生才少见,智商越众命多舛。”在此选录朱兆雄遗诗三首,以飨读者。
 
浣溪沙·自勉
年作诗词近百篇,砚田无税勤奋耕,文章遗世励儿孙。
宝剑常磨峰刃利,韶华虚度枉凄嗟,荣华富贵若云烟。
诗酒怡情
百尺竿头争上游,书山翰海苦探幽。
光阴荏苒须当惜,诗酒怡人乐晚秋。
 
沁园春·仙都风貌
壬申年春
缙地风光,人寰明珠,享誉中华。看擎天玉柱,石门飞瀑。倪翁响鼓,姑妇怨岩,问渔望渡,赤壁飞舟,拾级步虚,疑濑仙。更春日,白水辉映,不胜娇娆。
风姿如此多娇,引游客骚人俱心摇。昔阳冰李白,临风吟唱。光廷之问,对景举觞。独峰书院,朱老夫子,朗朗书声姓氏香。美也哉,问蓬莱仙境,或恐赯颜?
 :tang(堂)。红色(多用于人的脸色)
 
河阳朱氏吟咏之风,历千余年来而不衰,宋元之时还形成当时名噪全国的义阳诗派。究其因由,窃以为有二:
一者地灵人杰也。河阳村有一个“河阳来历”的民间故事说:
“始祖朱清源携弟朱清渊找了一个很有名声的风水先生,一行三人来到缙云西乡二十五里地之处,被这里的山川地势牢牢地吸引住了。看:中峰山脉犹如一把金交椅横亘在西南边,主脉中央垅左右两边各有两条山脉直扑一个高高耸起的小山头,犹如五条蛟龙争抢一颗明珠。西边天马山横空出世,里西岩尖高耸入云。北边大小岩恰如一头雄狮扑地,势欲腾空。还有顾云山状如大、小眠牛酣睡未醒。东边东溪山好象一只金鸡仰跃高唱。水麦磨山与南边的黄碧山隔溪在望,形成水口大门。大、小八都坑两水在双港汇合,由北向南直冲黄碧山又向东折向麦磨山,成猪头岩潭,折向韩畈二井山而去,一波三折犹如一条玉带,蜿蜒流淌。群山绿水之中一块盆地状如一朵盛开的荷花。一致赞叹道:是风水宝地。于是,就决定定居此地。”
传说如此,而洪铁城[26]先生在《稀罕河阳》一书中,根据堪舆学角度考察认为,朱氏始祖看中此地座西南朝东北的风水格局,倒也真是极为稀奇、极为罕见、也是极为高明的。他说作为城镇、村落,大多选座北朝南的风水格局。西南是“鬼门”、东北是“死门”,是大凶的方位。可他们却偏偏选取这样一个十分见怪的方位建村,足见朱清源十分精通“五经”[27]之首、风水之源的《易经》。因为中国阴阳风水讲究的是座向、山向,而非绝对的南向。河阳的自然山水形态具有后玄武、前朱雀、左青龙、右白虎——“四灵”俱全的山体结构。而且有大水系——碧河溪、小水系——新塘坑等两套极具风水格局的水系。所以从中峰山顶看,河阳村四周群众环抱,村落所在小盆地真如“荷花心”一般优美。而从水系分析,中峰山犹如一个龙头,两条水系就是两根龙须。河阳村就像龙须之间、衔在龙嘴里的“口灯”。所以朱氏始祖选择落脚之地不落俗套、不墨守成规,认准这座西南朝东北的村落格局是风水宝地。
另外洪先生根据“八卦七政大游年”[28]推排,实际地形与它也甚是吻合。坐西南朝东北相当于“坤宅”,“八卦七政大游年”定西南坤卦为伏位,顺时针序:正西兑卦为“天医”,西北干卦为“延年”,河阳村西北有大豁口,有两条水路进来,是大吉大利的财方;东北艮卦是开大门最最吉利的“生气”方。所以说这就是最好的八卦格局,而且这格局是天然生成的,因此就显得特别的难能可贵。另外,缙云境内西南为仙霞岭余脉,是缙西南低山区,最高海拔586米,最低海拔110米。河阳位于缙云县新建小盆地,正好是第二级分散的河流冲积扇及河幔平原分布于新建溪与各支流的汇合处,河阳正在这汇合处内。故空间十分的宏伟、宽敞,而且正好后高前低。因此说这真是不可多得的天然造化之地。这样一块藏风聚气的灵地,能不是一个财门大开、源流滚滚,人丁兴旺、俊才辈出的好地方吗?所以,我认为河阳朱氏家族的源源诗风也许就有河阳的地灵因素。
二者耕凿家风耳。河阳朱氏第三十四世孙朱坤泗于清道光年间建了一座“十八间”厅房,大门上以“耕凿遗风”为额。耕是古代发展经济,建设物质文明的标志性词语。河阳朱氏始祖选取耕地资源较为丰裕的河阳定居,后又随着历史的发展而步入经商办厂的行列,这就为促进朱氏家族的文化发展奠定了坚实的物质、经济基础,所以“耕”是河阳朱氏家族的首要的家风,这很容易被人理解。而“耕凿遗风”的“凿”字是一个河阳朱氏倡导,而又不易为人们理解、费人猜疑的家风。洪先生在《稀罕河阳》一书中,对“凿”字有两个说法。一是说“河阳古有‘耕读遗风’变成‘耕凿遗风’之实例,足可说明读书人少了,读书已不被鼓励了……。不重读,不好读,不深读,焉知谬谈所在?”也就是说“凿”是“读”的错别字,是朱坤泗乃至河阳朱氏家族没有文化的表现。二是“耕凿遗风”即“耕种而食,凿井而饮”,也就是说为饮而“凿井”的“凿”,是自给自足小农经济的写照。这里有两点很值得我们注意:一是从清初开始朱元夏就积极延师教子,并用供给伙食费用等办法,力劝其它朱氏子孙附读,使乡闾读书之风盛行。嘉庆、道光年间朱辉、朱彰、朱坤崇等都还各自出版过诗集,所以说朱坤泗家的门额把“读”字,错成“凿”字,那是断然不可能的事。二是朱坤泗建房之时,正是河阳朱氏进入经商办厂、富甲一方之时。我没有考察朱坤泗是不是经过商办过厂,但我认为他断不会留连那种自给自足的“凿井而饮”,否则他能建起那幺豪华的“十八间”大宅第吗?所以《稀罕河阳》一书对“凿”字的两种诠释,是一种严重的曲解。我认为“凿”作为一种家风,朱坤泗是从西汉时匡衡“凿壁借光”[29],勤学苦读的典故精选出来的家风。也就是说朱坤泗希望朱氏子孙不仅要读书,而且要用“凿壁借光”的刻苦精神,奋发上进。这兴许就是河阳朱氏文风鼎盛的关键性原因所在。
行文至此,也许有人会问,河阳朱氏在宋元时期一度形成影响全国的诗派,但其后虽然诗风徐徐、诗魂悠悠,可是名家、大家都没有再出现,又是为何呢?其实一种文学体裁其成果是否丰盛,与当时国家的文化大势走向密切相关。古诗、律诗盛之于唐,宋元虽兴于词、曲,但吟诗之风仍然较盛,明清之间律诗虽仍为文学创作的一种重要形式,但已非文学创作的主流了。这样的文化大背景应该就是义阳朱氏诗派在宋元之间闻名全国的重要原因之一。
洪先生在《稀罕河阳》一书中,用堪舆学角度分析河阳朱氏登科入仕由盛转衰时,似乎认为河阳最后一名进士朱填的父亲朱竹友有破坏风水,伤及地灵的过失责任。洪先生说:朱填于元至正三年(即公元1343年)进士及第后,朱竹友他老人家非常高兴。因为河阳自宋绍圣年间朱绂、朱绶同中进士以来到他儿子朱填进士及第,一共出了八个进士。激动之余,他组织了较大规模的村庄重新规划和建设。本不该有的中街形成了,并在其西南一头建了一座“八士门”表示庆贺。然后还对河阳的坑流水系进行了重新规划、改造,以为这样会使风水更好,登科入仕者更众。其结果是经过朱竹友的改造,把祖先选定的好风水给完全彻底地弄反方向了!说到这个错误责任之大,大到此后河阳再也没有出过进士,大到他中了进士的儿子后来“未仕先卒”以及先前七位进士都断了香火,乃至可以把河阳村后来迭遭兵燹匪贼的灾难之责任统统都归到朱竹友身上,那幺于此也不是可以把诗风不振的责任推给这位老人家吗?
我想在这“河阳朱氏千年诗话”中说这些内容是否扯得太远了一些,话应该说回来,择地而居,顺应自然,保护环境是人类生存的必要条件。但绝不至于如阴阳堪舆家说的那幺神秘、那么灵验。如果真那么灵验的话,那些堪舆家必定是给自己选最好的阴阳宅地,其后代也必定都是帝王官宦、富豪巨贾。可现实的历史,我没看见到过历史上某某帝王之祖是精明的堪舆家的记载。所以也不能过分地去冤枉那位曾经为河阳发展辛辛苦苦、呕心沥血的朱竹友老先辈了。但是,人——作为自然和历史的过客,在与自然的关系上我倒也认为应该要谨行“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为所当为、山水和谐”的理念;而在人际之间关系上则应恪守“尊重他人、慈善为本、奋发努力、诚实守信”的格言,只有这样,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氏族、一个社会才能恒昌发展,这兴许也就是河阳及其朱氏家族可持续发展的真谛吧!
 
注释:
[1]义阳朱氏:朱氏自汉以来有九族,即沛国、濮阳、永城、吴郡、钱塘、义阳、丹阳、太康、河南,河阳朱氏属义阳一族,即义阳郡。
[2]朱清源:生于唐僖宗年间(约公元九世纪七十年代),原山东东昌府濮州人,后徒河南汝宁府蔡州(今信阳),学识渊博,善辞令,吴越王钱镠聘为掌书记,钱镠死后第二年携其弟朱清渊迁缙云西乡,即今河阳村,为义阳朱氏迁缙始祖。
[3]八位进士:北宋绍圣一年(公元1094年)进士朱绂,北宋绍圣四年(公元1097年)进士朱绶,北宋政和二年(公元1112年)进士朱晞,南宋绍兴二十一年(公元1151年)进士朱垓,南宋绍兴三十年(公元1160年)进士朱藻,南宋景定三年(公元1262年)进士朱孝忞,南宋咸淳七年(公元1271年)进士朱有泰,元至正三年(公元1343年)进士朱填。
[4]朱鹤斋:(*****)
[5]朱氏二十四人:九世海西朱文显字国荣;十世海西朱胜非(1082~1144)字藏一号桐轩;十二世河阳朱绂字子章;十二世阳朱绶字子明;十二世河阳朱晞字敬义;十二世海西朱筠字仲端号竹轩;十三世新建朱屐载字迁举号泰来;十三世新建朱熙载字舜咨号云庄;十三世海西朱协极字宜中号方拙;十四世河阳朱藻字符章号西斋;十四世海西朱改之字择善号养忠;十四世海西朱应作字君用号达寓;十五世海西朱天民字觉父;十六世河阳朱孝忞字坚仲;十七世河阳朱火阜字仲和号竹友;十八世河阳朱埴字国用号拙斋;十八世海西朱仁翁字安夫号见闲;十九世河阳朱鼎字维新号桔隐先生;十九世河阳朱维嘉字世亨号素履先生;十九世海西朱梦得字应说号筑野;十九世凝碧朱班字良序;十九世凝碧朱王覃字良能;十九世凝碧沣字伯清。
[6]叶霆:(*****)
[7]朱仁翁:(*****)
[8]朱藻:(1130~1200)字符章(一说字野逸),号西斋。南宋高宗三十年(公元1160)进士,官终焕章阁待制。着有《西斋集》十卷,已佚。
[9]:“采桑子”词:录入《全宋词》。尚未收入《缙云文征》及其续编。
[10]“七律·鼎湖”诗:录入《缙云文征》。
[11]朱竹友:名火阜,字仲和,号竹友,少孤,家贫。事母至孝,力奉甘旨,笃志于学,以辟举授,长洲教谕。
[12]朱填:(*****)
 
[13]朱维嘉:河阳朱氏十九世孙,明初曾任太子监臣。
 
[14]陈鉴湖、陶得义:明正统十三年(1448)冬,丽水县宣慈乡(今武义县西联乡)砻坑银矿工人不堪官府压迫,积极响应叶宗留(1404—1448,浙江庆元人)、邓茂七(?—1449,江西建昌——今南城人)两支义军由闽入赣的行动,推陈鉴湖(?—1449)为首、陶德义(?—1450,亦称得义、得二,丽水宣慈乡陶村人)为辅,发动矿工起义,并建立政权,国号太平,年号景定。起义队伍扩展到数万人,先后攻占金华、丽水、温州,威震闽浙。正统十四年陈鉴湖被诱降,解京被杀。陶德义拒降,杀使者,引义军进山抗击明军。景泰元年(1450)春,在明军武剿、诱降的夹击下诈降明军。五月又重整旗鼓,出庆元,攻青田。五月十七日攻武义县城,旋攻永康,失利,后被明军逮捕,解京就义。
 [15]朱琴隐:(*****)
 
[16]朱元夏:(1638~1698),字廷芝,号芝圃,河阳朱氏二十八世,孙。由例考授登仕郎。
[17]朱翰臣:清嘉庆、道光年间河阳人,他带头经商办厂,成为当时缙云首富。
[18]朱红及其子朱辉、朱彰:朱红(1736~1813),字南光,号清涟,例赠岁贡生,热心公事,善医药,好吟咏;朱辉(1759~1835),字奠朝,改字梅岩,号月轩,嘉庆庚午(1810)[注3]岁贡生,候选训导。热心公事,严格族规。善楷书,好吟咏,着有《梅岩诗稿》,还着有《土音千字文》。清《处州府志》、《缙云县志》有传;朱彰(1766~1835),字奠国,改字雪岩,号云轩,道光辛已贡生,候选直隶州判。生性孝友,好行善事,谨厚诚信。着有《憇云斋集》。清《处州府志》、《缙云县志》有传、有诗。
[19]福昌寺:在今缙云河阳村西北中峰山下,俗称“仙宫”。原址在河阳村西北山岙,宋咸平二年(999)始建,元明失修寺废。清干隆四年(1739)重建,后又近圯,道光元年(1821)迁建今址。
[20]正等寺:在今缙云寺干村。始建于唐干元二年(759),干隆十二年(1747)年重建,道光十五年(1835)遭火,二十年(1840)又毁,光绪23年(1897)再次修造,1995年又被火梵毁。
[21]麻章秋:(1908~1984),字甫伦,又名干,号秀之,仙都高等小学毕业,东方镇靖岳一村人。平生勤农好学,吟咏、书法、卜筮堪舆都有一定造诣。新中国建立后,曾被推选为第一、二届缙云县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农民界)代表。
[22]朱小唐:(1852~1907)名观荫,字小唐,号菊坡,邑痒生,任塾师多年,好咏吟,由太学生例授县丞。着有《遁夫诗草》。
[23]朱书等:朱书(1904~1989)乳名官传,字墨蕉;朱松龄,字梦锡,号茅塞,曾任小学、简师教员,小学校长多年,善吟咏;朱子贤,别名蕊镛、海涛、醒民,曾任中学教员、教导主任;
[24]朱菊:字傲霜,嫁丽水,好诗文,身世坎坷。
[25]朱兆雄:(1949~1999)初中,缙云独峰诗词学会会员,丽水地区瓯江诗协会会员,《天柱诗联》顾问。
[26]洪铁城:(1943~      )东阳人,原金华市规划局总工程师,《稀罕河阳》一书作者。现为中国民族建筑研究会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旅游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顾问,北京土人景观规划设计研究院顾问、总规划师,浙江东华规划建筑园林设计有限公司设计总监,金华市城市规划设计院规划建筑总顾问,浙江师范大学城市规划系教授。他建筑和规划方面的著作已经出了10部,手头正在校勘的有《沉浮榉溪》,他还出版过散文诗歌集《忧患与责任》。
[27]“五经”:《五经》原称《六经》,包括《诗经》、《书经》(也称尚书)、《礼记》、《易经》、《乐经》和《春秋》,是儒家最著名的文化典籍,但是后来《乐经》轶失,《六经》也就变成了《五经》。《五经》是古代遗留下来的文化典籍,经过孔子删定、编辑、诠释,融入孔子思想,成为儒家重要的经典。
[28]“八卦七政大游年”:是一种堪舆歌诀,共八句六十四字。风水先生用此歌诀判定方位吉凶,择吉确定阴阳宅格局。
[29]凿壁借光:《西京杂记》记载,西汉时有一位著名的经学家名叫匡衡,他小的时候勤奋好学,但家中很穷,夜里没有蜡烛照明。邻家有灯烛,但光亮照不到他家,匡衡就把墙壁凿了一个洞引来邻家的光亮,让光亮照在书上来读。同乡有个大户人家叫文不识的,是个有钱的人,家中有很多书。匡衡就到他家去做雇工,又不要报酬。主人感到很奇怪,问他为什幺这样,他说: “ 我希望能得到你家的书,通读一遍。” 主人听了,深为感叹,就把书借给他读。于是匡衡成了大学问家。
 
 
(作者单位:缙云县人大常委会)

 
河阳朱氏当前可查诗文集名称
 
 
时 期
编(作)者
集  名
卷数
备注
宋元
朱鹤斋
《义阳诗派》
 
元末明初
朱  垣
《菊巢诗钞》
 
朱维嘉
《素履文集》
 
朱琴隐
《义阳诗派续编》
 
朱  辉
《梅岩诗稿》
 
朱  彰
《憇云斋集》
 
朱坤崇
《藜窗诗集》
 
朱小唐
《遁夫诗草》
上、下
 
合计
24+?
 

 
河阳朱氏当前已知诗数量
 
 
朝代
作  者
诗词数(首)
所在文集
朱  藻
2
《缙云文征》诗1首、
《全宋词》词1首
朱  红
1
《缙云清诗遗集》
朱  辉
7(1同)
《缙云文征》4首、
《缙云清诗遗集》3首
朱  彰
65
《缙云县志》2首、
《缙云清诗遗集》63首
朱小唐
591
《遁夫诗草》上、下
清、
民国、
现代
朱渭川等13人
60(30同)
《朱氏宗谱》
朱兆雄
135
 
朱益清
1
 
合    计
831
备注:合计数已减去重复。


查看完整版本: [-- 河阳朱氏的千年诗话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5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355731 second(s),query:1 Gzip enabled